飞天花大猫

头像来自花生!!!(>ω<)

P1囚禁卫
P2小不良掠
P3性转卫
都是今天画的!

无题。(法卫注意)

昏暗的书房。


角落摆放的绒球葱的确是到了枯萎的季节,原本艳丽甚至扎眼的紫色逐渐暗淡,簇拥紧密的花瓣也渐渐稀疏。唤魔者抽出一本书,吹去上面的灰尘,轻轻翻动着书页。浅蓝的月光透过玻璃窗交融映射在他眼上,他凭借着月光靠在木板墙上阅读着密密麻麻排列的字。


午夜安静到甚至能听见窗外树叶被风吹起摩擦拍打的声音,微光照射下能看见空气中流动游行的灰尘,闪闪发光如同萤火虫般。他看到双眼酸痛才停止翻页,站起身将书本放回原处。


陈旧的桦木地板被鞋底压迫,发出轻轻的悲鸣。不过他已经习惯了,那地板向来这么不争气,像是每走一步它就会承受不住而破裂。他轻叹一气,转身扶住楼梯准备上楼时,却像是听见什么奇怪的声响,警觉地回头屏息。是从那家伙房间传来的,像是刚出生的婴儿口齿不清地咿呀学语,但实际上更像是满腹不满的妇人低声窃窃私语...总之,听着真是让人很不满。他走进那人的房间。


放到现在的话,他绝对会后悔那么做。


卫道士睡的正香,但却一直不停说着梦话,嘴角还淌着口水。唤魔忍不住捂嘴轻笑,真没想到一个平时无比认真严谨的人,也是无法拘束住自己的梦的。唤魔凑上去,仔细打量着他的脸。那家伙正深陷在自己的梦中,连眉头都紧皱着,甚至能看到睫毛轻轻颤抖。虽然他确实很好看,五官端正很有男子气概,但平时对自己是不是太严苛了,总是皱着眉头撇着嘴角。但完全放开拘束时,甚至有些可爱。


他这副样子的确像个小孩子。唤魔擦去他额头的汗,看来这孩子的确被吓得不轻呢。但可能因为贴的太近,唤魔呼出的热气抚在卫道士的脸上时,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。...自己也实在是太困,唤魔直起腰板,转身正想离开时,沉溺在梦境的那孩子貌似意识到了什么,从被窝里伸出的冰凉的手紧紧揪住他的衣角。


他的确挺缺安全感的,是吧。唤魔执意想走,可卫道士拽得更紧了...好吧,只能在这儿陪会儿他了。就算还盖着被子,那家伙的手依旧很凉,唤魔握紧他的手,尽管自己体温也很低,但这样至少能给他点安全感。卫道士的表情没那么紧张了,手心的温度也逐渐变温。攥紧他衣角的另一只手也轻轻放开。


貌似是时候要离开了呢,但是唤魔竟产生了一丝不舍。总之————他站起身来,却又再一次弯下腰,给了那孩子一抹在额头的轻吻。


迟到的晚安吻,献给您无尽的噩梦,我的小先生。


随便搞了一下,最后几张是胸贴梗

P12郁家
P345仁家
P6789我家
P10村民土嗨 是我听着这首歌画出来的:分享Dan Farber的单曲《Fresh Off The Grill》: 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37091383/?userid=1376222522 (来自@网易云音乐)

实际上我是第一次被我自己画的帅到 军装队长 不是纳 粹!不是纳 粹!不是纳 粹!